打工仔每天坐在電腦前工作,養出大肚腩時才驚醒:「是時候運動了!」在搜尋器輸入「運動」,下方必定會彈出 「減肥」的搜尋建議。街上的健身中心也會以減肥、修身為招徠,都市人錯誤地把減肥與運動劃上等號:運動就是 為了減肥。

曾經,200多磅的Gloria也為減肥著魔。拖著累人的脂肪來運動縱然難耐,她每天也盯著手錶倒數120 分鐘的運動時間,撐了大半年,體重由230磅的高峰減至140磅。把自己減去將近一半,完成創舉卻換來身邊 人的一句「未夠瘦」,最終患上抑鬱,吞下一瓶安眠藥。

運動於她而言,曾是極度痛苦的回憶;現在,她撇掉陰影,重拾運動的習慣,但這次的汗水不為別人而流:「唔一 定因為減肥而運動。」她終於明白永遠也無法、也不需要討好這世界。

今年23歲的Gloria體質易胖,初中已達200磅,一直穩佔班中最重磅首一、二位,但肥妹人緣好,成長 的過程也未有被欺凌,只是偶爾被男同學笑稱「肥婆」。她一直對自己的身形不滿意,漸漸長大後,越來越介意別 人的目光。

潮流本來就是壓力,「見到人哋可以好大膽著背心熱褲,或者去沙灘著比堅尼。我都想,但係我冇咁樣嘅勇氣。」 她還記得,放學後與同學結伴逛商場,她只敢選擇黑色T恤和鬆身的「瀨屎褲」,掩蓋自卑。最絕望的是她自覺連 手指也胖胖的,「嗰時覺得成身都要遮住,好似著咩都唔好睇,不如冚得就冚。」

以貌取人的人太多,就連老師也認為她就是一個讀書懶惰的人,「佢哋就會覺得肥就係懶。 」自信快要跌落谷底,遇上勢不可擋的瘦身風氣,地鐵站內盡是甚麼「瘦身站」、「幾個月內變靚」的廣告牌,就 連欣宜也減肥:「周圍𠵱啲風氣令到我好大壓力。唔啦!我一定要減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