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質疑政府為何不選用丹桂村三幅已平整及可即時興建房屋的棕地,卻堅持虛秏公帑,開山劈石去破壞擁有高度 自然生態價值的綠化地、又浪費人力物力搬走只用了幾年的配水庫、拆掉廢物轉運站去興建只有七千多戶的公營房 屋。

近年,政府常借要回應公眾對公營房屋發展的急切需求為名,到處改劃土地用途及收地。去年二月,規劃收地的事 實終於降臨在我們居住數十年的村落───元朗丹桂村。我們的家園被城規會放進《唐人新村分區計劃大綱草圖編 號 s/yl-tyst/11》,一個名為「洪水橋丹桂村配水庫南綠化帶規劃」項目中。

我們村民非常支持政府興建大量公屋以解決基層市民的住屋需要。但過程中,我們感到政府完全漠視在綠化地居住 超過六十年的小市民,故此自發組成丹桂村坑尾寮屋關注組去跟進事件。

2017年2月,規劃署一開始便沒有按照既定程序,向受影響的村民展開諮詢工作,還偷步將未經諮詢的規劃遞 交區議會討論。政府的諮詢工作更是在區議會和村民的反對下,繼續打橫行。

整個諮詢過程中,關注組先後向不同政府部門表達「不擾民、要保育」的訴求。發展過程中,我們質疑政府為何不 選用丹桂村三幅已平整及可即時興建房屋的棕地,卻堅持虛秏公帑,開山劈石去破壞擁有高度自然生態價值的綠化 地、又浪費人力物力搬走只用了幾年的配水庫、拆掉廢物轉運站去興建只有七千多戶的公營房屋,試問每戶的建築 成本要多少?若再加上平整土地及建築費用,每呎何價?政府堅持這種捨易取難的做法,明益發展商,謀殺小市民 !

與此同時,屏山鄉事委員會與元朗區議會亦多次向規劃署表達反對規劃的意見。他們擔心現時區內交通已非常擠塞 ,未來廿多萬的新增人口對區內的交通系統必定造成進一步壓力。故此,在政府未有完善的解決方案下,元朗區議 會全體議員一致通過,反對是次規劃。